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體會言論>正文
  體會言論  
西交利物浦大學(西浦)研修體悟
2018-10-30 10:41  

 作者:李軍峰


李詠走了…還有沒有機會拾起用來砸金蛋的手錘?

查良鏞大俠走了…

依稀記得鳳凰衛視播報80歲的他去劍橋念書的畫面,我詫異的嘴巴在電視機前久久不能合攏;依然記得金庸武俠書中的敘事魔力,讓沒穿褲子的青年們手不釋卷,不是因為書中制造的懸念等待著下一章的揭開,全然因為敘述的智慧和暢快永不停歇;永遠記得《碧血劍》后面的附錄《袁崇煥傳》,也就明白了“恨血千年土中碧,秋墳鬼唱鮑家詩”是書中要抒發的憤慨。金庸先生的武俠世界,多是以宋遼金元明清為歷史背景展開的,有人說金庸是歷史學家。當然這樣的說法有合理性,可他首先是個文學家。歷史學的敘述是要把個人放在歷史下面的,敘事主體是歷史,近乎于客觀性敘述;而文學者敘述時將個人放在歷史上面的,并突出個人性的體驗與觀感。金庸的武俠世界因其背景的弘博、主體意識的剛正,使得江湖成為胸有浩然之氣者向往的世界。當然,在社會為每一個人穿上“褲子”后,寬窄長短,部位舒適與否,漸漸取代了金庸先生的江湖,漸漸放下了手中的書劍恩仇。偶爾脫下褲子,卻發現再次提起來的困難。金庸大概是離現實世界較遠的文學家之一了吧,想要摸一摸查先生的衣袖時,他離我們去了…

收回思緒,回憶上周走過的江南,走過的西浦。

慵懶、混亂如我者,對于江南的記憶還是2006年的事,遼闊而漫無邊際的桂花香味沁我心脾。乘坐的列車即將到達蘇州,在乘務員呼喊著換票時,一種香味成為我強烈的思念。嗅一嗅,果不負我,是這種深入腦際的味道。后來的接觸中,這片嫩香的土地,連著它的水域,開出的花朵也與轟轟的其他地方一樣,成為冷漠、機詐和現實的庸俗。因為2萬/平米以下的房子在蘇州已經沒有了。

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蘇州工業區的西交利物浦大學,是抱著向西浦學習的態度而來,帶著觀察的眼睛與理解腦殼,企圖自我改變和提升,因此我個人感覺這是一次“現象”的旅程。

現象一:

開始學習前,大家要聚在一起合影,西浦校長告訴我們隨意聚攏,不要刻意的整齊和位次,我知道一次較為西化式的自由旅程即將開始。形式性的自由是否是自由本身?整齊化形式也沒有取代教育“苦與弱”的倫理屬性呀。

西校長為我們講述西浦的建校歷程和西普的教育理念以及教育模式。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行業”這個詞匯。西浦的專業設置,是以現在國際社會行業需求而設置的,打破以往大學的專業設置,極快的是自己的學子適應于當前社會需要。高端應用型人才的培養是他們在現代大學陣營的立足之本。同時,西浦前瞻未來,培養適用智能機器人之后的精英人才,他們的口號是“我們是世界公民”。在開設“人類問題與慈善事業”課程之后,西浦會給他們的學子種下解決人類困境、探索人類未來的基因。我感到,這是好萊塢大片中的美國文化。帶著對文化歸因與價值思索的疑問,與西校長進行了坦誠的交流。明敏、睿智的校長告訴我們說:通過對學生內在的學習結構培養,西浦培養在任何地域和時間都會發揮自我作用的知識人。我明白,這大概就是亞當斯密的不可替代的勞動者吧。當西校長談到西浦存在“太超前”的問題時,我明白,太超前就會因參照系的缺失,陷入“烏托邦”的困境。“未來”因其不具普世性,難成價值體。對處于社會食物鏈下層末端的人來說,也許一場酣醉而喋血街頭,不失為他所能夠企及的未來。當我在西浦的校園和教學樓里走了一圈后,我明白了:一切都沒有現實所起的價值導向更為深入人心。西浦所提供的教育條件和教育環境,有理由宣講在由資本運作決定社會結構的現實中它所能給予教育的幫助。

接下來是一名叫向天宇的同學向我們展示他在西浦的成長情形。向同學非常優秀,有學識、有能力,有溫和而開放的人格結構,并有坦誠的展現情懷。一切都變得極具說服力,因其培養的學子優秀,“產品”是工廠的最好代言者。同時我們了解到,這里的許多優秀教師都是西浦曾經的學子。

現象二:

接下來的活動主要圍繞西浦教學活動怎樣實踐而展開。我們了解到,西浦的教學大概有如下幾種模式:大課,分組課,分組完成項目課,評價體系和評價手段。在大課中,教師講解知識與方法,某些課需要給出理論和“工具”;學生在學習某一門課程的同時,抽選到與課程有關系的某個項目,需要組稱4-5人的團隊完成,課程在繼續,項目在繼續,課程結束時,項目結束;每個學生交出項目總結,并相互給同伴打分,說明緣由;教師根據項目完成情況和學生在小組中的作用以及自我表現,分項考核綜合評價,得出學生成績。

顯然,這樣的教學和考評,不同于我們所理解和實施的“考試成績”。對于學生來說,掌握知識是基礎的,主動獲取知識和運用知識構成了接近考評杠桿的必須行為,從而與他人協作不再是個體心緒使然,而是“社會”使然。對于教師,除了對于知識的教授外,需要花更多精力和智慧到“項目設計”和“評價體系”上去,教育本質的體現,不再是知識的教授,而是“設計”和“評價”的過程。可量測是這兩個環節的要求,顯然這是實驗主義帶來的結果。我所感受到是,科學思維主宰了西浦的教育思維。

漸漸的我們了解到,西浦沒有專門針對教師的管理部門,沒有對于教師的各種檢查和評估活動,它們實行年薪制,考核的標準就是學生的反饋,反饋好就加薪,反饋不好就解聘。一些教師原本在其他高校,或者只是西浦的兼職者,因這里的信任和自由,漸漸加盟于西浦教壇。

現象三:

教室。西浦有這么幾類教室:階梯教室,大課教室,小組教室,實驗室,工作坊,教室辦公室。階梯教室類似西方議會廳,階梯半圓圍繞講臺,大約容納40人左右,非常豪闊,幾乎勾起我登臺一試的沖動。大課教室就是傳統的一排排桌椅前,一面講桌。討論教室,桌椅分為小組形式,前面一張講臺。實驗室,工作坊,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攤位”,后面有供實踐的場地。教師辦公室,為什么將教室辦公室列為教室?這是因為幾乎每個辦公室都有學生,在于教師交流什么,一定是完成項目時遇到了困難。西浦還有一些地方可以稱之為教室,就是它們的走廊、樓梯轉角等公共空間,不同形質的桌椅都有學生在埋頭其上。它們每學期14周左右,正在為期中考核而做準備。

強大的物質主義,強大的教師投入,在宣講著資本到來時的優勢。許多同行的老師每每聯想到我們的情形。其實我們也很好,我們使得一些面臨3500元/年學費而想輟學的學生重拾信心,我們像圣人一樣以得“回”而德意滿滿,一樣的踐行著“苦與弱”的教育倫理。苦弱的性質,決定了我們既是苦弱的體驗者又是苦弱的幫助者。只是,在接下來,我想給學生強調,沒有88000元/年的投入,也要88000元/年的產出,因為“喋血街頭”的未來很可怕。

現象四:

全程陪伴我們、并引領我們的主持人是一位畢業于西浦的年輕老師印文女士,全體同仁們對她都有很好的印象和評價,我當然更是如此。清純而委婉的印女士,常常用羞怯和天真的修辭禮儀,讓我們清風拂面而和光容潤。在一次次對上一場活動的小結和對接下來活動的啟導中,以及對我們的小組討論的簡短點評里,印女士依然嬌羞切切、天真無辜,但她的智慧和見識表明她另有“兇器”。也許,印女士反映著“協作、共同”這一文化在西浦所開出的美麗吧。最后一場活動,又來一位西浦的美女伊琳老師,內蒙古人,爽朗又委婉,一聲“鄉語親切”,緩解了我們身為西北的尷尬,拉近同是故鄉的老師的距離。

當闡述我自己對“教育與環境”的觀念時,伊老師邀請參加有他們學校主辦的“創新教學大賽”,想要一試,可是還有一大堆脫下的“褲子”需要提。別了吧,已經漸遠的西浦。樓下的小孩問:怎么沒有影子了?回答:有太陽照射,才會有影子。西浦還是留下了美麗的影子,我們還是要問詢我們的太陽 

上一條:重溫經典民族歌劇《白毛女》——紀念魯迅藝術學院成立80周年(1938-2018)
下一條:難忘的學習之旅------西交利物浦大學學習有感
關閉窗口

地址:中國·陜西·延安市圣地路580號 郵編:716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86-0911-2650666  傳真:86-0911-2650004  陜ICP備05011013號 Copyright

微博平臺
微博平臺
微信平臺
微信平臺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奖金